loading

張璇在兩種音樂裡 聽見相同的生命底蘊

她用古典樂手法 把布農族美聲推上國際

「哦…哦…嗯…噯…呀…」雄渾古樸的吟唱聲,從布農族表演者的身軀震動傳出,嘹亮了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的表演舞台。這是台東霧鹿部落的底蘊,在氤氳山林間,布農族人祈禱豐收、祭槍打獵的自然情事,隨著歌聲傳頌而感動人心,帶領十二位布農民族音樂團(以下簡稱布音團)成員跨海演出的推手,正是現年六十四歲的「蠻藝術」行政總監張璇。

 

布音團成立可追溯到三十三年前,而○四年、一○年更曾入圍「金曲獎」,時常接收到各類演出邀約。但布音團成員均非專職演唱家,每年四到十一月都要忙於農活,平日擔任霧鹿國小工友的團長余國力指出,團員多為部落的中、老年人,不管是體力還是經費,常面臨無以為繼的難題。去年愛沙尼亞東方音樂節找上門,余國力找張璇幫忙,雖然最後因經費不足沒去成,「張老師還是繼續熱心協助。」

 

余國力口中的「張老師」就是張璇,她的人生前半段確實是老師,在高職夜間部任教長達十六年,因著長年對表演藝術的熱愛,四十歲時決定退休,跑到兩廳院兼職接待。約莫五年的時間裡,她接待過日本指揮家小澤征爾、世紀男高音卡瑞拉斯、傑佛瑞芭蕾舞團、瑞典皇家劇團等,「我從小酷愛古典音樂、歌劇表演,除了接待,我也以自由約聘身分承接音樂會、歌劇、合唱團等專案製作,這是我人生中一段特別的經歷。」

 

半百拿到美國碩士,回台推廣原住民音樂

 

期間,張璇舉家移民,三個在美國完成學業的女兒,受到媽媽的薰陶,分別修習大提琴、畫畫及戲劇,齊走上藝術之路,伴讀之餘,張璇也跟進,在五十二歲那年拿到波士頓大學藝術行政管理研究所的碩士學位,她感嘆道:「沒想到能在半百年紀讀完碩士。」日後,女兒長大,張璇搬回台灣,但是生活頓失重心,「一開始有一陣子不太適應,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。」

 

○九年,張璇在波士頓結交的琵琶演奏家吳蠻要赴台灣演出,想與原住民合作,找她當製作人,「我一口就答應了。」這成為她和原住民結緣的起點。

 

張璇坦言,她長年在台北與美國生活,別說花東的山林聚落,連台灣中南部都很少去,但為了找真正「傳統、無改良」的原住民音樂,她開始走訪各地部落,陸續結識不少能傳唱部落音樂的原住民,當余國力找她幫忙,她便欣然接受。

 

「有時聽莫札特,我會掉眼淚,在聽似愉悅的音符裡,可感受深刻且無奈的苦澀;原住民的歌聲也是,在率性天真中,往往深藏著一份憂傷。」對音樂有著極高感性的張璇,越接觸原住民音樂、了解原住民後天的困境,使命感越是油然而生,她說:「年輕原住民受到外來文化影響,有時不願學習耆老流傳下來的歌曲;但當我這個外來者看重他們的『傳統』時,慢慢也能影響他們回頭學習自己的文化。」對部落老、少來說,這位平地來的老師,似乎比他們還珍惜原住民音樂。

 

秉持這份精神,去年張璇極力促成排灣族的泰武國小古謠傳唱隊,前往愛沙尼亞東方音樂節表演;今年布音團在新加坡的演出,她更結合自己的大提琴家女兒張道文一起演出,小女兒張道欣則擔任編導,母女一同為原住民音樂傾注心力。

 

這些付出,幾乎都是無給職,先生常笑張璇,「有income的事沒興趣,no income的事全力以赴。」而她這樣詮釋自己的第二人生為「幸運」,因為,從古典樂轉身遇上原住民音樂,是她生命中最美麗的變化音。

 

張璇

出生:1950年,64歲

職場:高職教師、國家音樂廳接待等,共21年

退休:1990年

第二人生:表演藝術製作,熱愛畫畫
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