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
李有田拒當「打工仔」 轉進綠化找回企圖心

光電戰將移植拚勁 把種樹變一門好生意

深夜,時間已接近十二點,「樹花園」董事長李有田闔上一本厚厚的原文書,疲倦神情才在他臉上停留一秒,他馬上又打開電腦,寫下這天的「植樹筆記」。

「最近挖了三十幾棵大落羽松到台北來假植,米徑(樹木距地面一米高處的直徑)都在四十公分以上,樹高有八到十二公尺。要避免在運輸和吊運時破裂,扯斷鬚根。」李有田敲打著鍵盤,臉上的線條慢慢舒展開來。

「為了做到『移動森林』的效果,所有枝葉都不剪,運送時也採取『一車一樹』。雖然成本較高,但眼見移到工地的大落羽松,個個原形不變、生氣蓬勃的樣子,覺得好開心!」

這是李有田六年前離開中強光電時完全意想不到的生活。在仁寶擔任資深副總經理的太太魏秋瑞笑說:「他以前工作也很拚命,但就是拚了命把工作完成,現在比較像是有一份使命在身上。」

時光回轉到李有田「很拚」的那些年,他這麼總結:「我這輩子所有的工作都是做別人的專業經理人。」乍聽之下有幾分自豪,但原來也有些身不由己。

執行中強光電大改造  卻因理念不合求去

 

四年二班、農家出身的李有田很會讀書,一路讀到台大,甚至在那個MBA還很稀有的年代,就拿了美國賓州大學MBA的學位。

一身本事的李有田,第一份工作就做了十八年,在一板一眼的美商公司一路做到亞洲區總裁;身為專業經理人雖然坐擁高薪,卻也常常處在槍林彈雨的高壓。「十八年來,總公司換了十次老闆,每換一次,我就要準備很多資料應付這些老外(老闆)。」

二○○○年,李有田受中強光電延攬,出任執行副董事長。「我記得那時中強光電的年營業額正從三十幾億爬升到八十幾億元,董事長有個目標,就是要突破百億門檻。」李有田上任後,大刀闊斧將中強光電旗下三項主力產品:投影機、LCD螢幕、背光模組切割開來,各自盈利,成功扶植出三組獨立團隊。隔年,中強光電果真順利締造百億元的年營業額,接下來五年,也以一年平均一百億元的速度成長。

○五年,李有田轉任旗下子公司奧圖碼的董事長,在競爭激烈的投影機市場中殺出品牌特色,讓奧圖碼一下子就躍升為世界第四大品牌,三年後順利登上興櫃。正當李有田帶領奧圖碼一路扶搖直上,中強光電董事長張威儀突然決定購併琉璃工房。積極將奧圖碼申請上市的李有田極力反對,卻無力回天,只好黯然求去。

回憶起這段轉折,李有田喃喃說道:「這真是理性與感性的⋯⋯。」拉扯或對抗?李有田沒把話說完,儘管這一切已成往事,他心裡隱約還留著遺憾。

那年,李有田五十五歲,儘管張威儀慰留李有田轉做資深顧問,但他無心戀棧。他心想:「一盤穩贏的棋,卻玩成這樣,我心想罷了,何必老替別人打工?」工作近三十年,他決定:「讓自己過一點快樂的日子!」

退休生活不開心  接觸園藝後啟發創業念頭

 

怎知道,隨後飛到風光明媚的義大利度假,李有田的內心卻是索然無味。他笑說:「原來到了那個年紀,已經不習慣自己一個人出國玩,我太太還在上班,團友全是蜜月的年輕夫妻,我一個人在那些景點晃來晃去,實在無趣。」本來以為可以狠狠玩個三十年的他,連三個星期的旅遊都坐立難安,他忍不住徬徨起來:「我怎麼可能這樣一直玩、玩到掛?」

魏秋瑞笑說:「他去義大利還拍了些樹回來,我以為他滿開心的!」但她也透露,李有田回國後每天都很無聊,「他買了很多書讀,一直想找一件會開心的事情來做。」恰好,魏秋瑞前一年在台北市東湖買了一塊約莫五分大的農地,李有田打著如意算盤:「我就蓋農舍,效法陶淵明過耕讀生活,後來才知道,農地要持有兩年後才能蓋,於是我先找人來整那塊荒地。」

這一整,李有田荒蕪乏味的退休生活就與他的農地一樣,開始展現生機。

李有田與幫他整地的三野公司總經理陳鴻楷一見如故,這位來自彰化田尾的「園藝碩士」,有著心胸開闊的性格,帶給鬱悶的李有田不小的刺激。

陳鴻楷回憶:「我那時告訴Nelson(李有田英文名),園藝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行業,與其讓自己(在原本的事業)撐到六十五、七十五歲才退休,不如現在就把種樹當成事業經營。」

這番既發自肺腑也是隨口而說的話,意外打動李有田。那天,李有田回家做了功課,發現園藝公司並非他印象中的手工業,「在國外,知名的園藝公司Davey有八千人的規模,戴爾電腦創辦人也買下一家園藝公司Valley Crest,原來這個行業這麼有前景!」李有田說。於是,他決定成立「樹花園」公司,並且延攬陳鴻楷當總經理。他說:「我搞不好會活到八、九十歲,成立『樹花園』一來有事可做,二來這又是友善環境的事。」

站在「樹花園」的起點,李有田有著不一樣的視野,「這與我過去事業最大的不同,就是沒有打算賺大錢。」「樹花園」成立至今第六年,剛開始收支打平,李有田不諱言:「創業後,才知道老闆的壓力這麼大!」

「樹花園」開張的第一年,李有田大舉簽下一億多元的景觀承包工程,後來才知道,這些由營造廠發包的工程都要等到完全結案才能收到錢。李有田現在說得雲淡風清,當時卻是咬牙苦撐。「我每個月要給員工發二、三百萬元的薪水,壓力真的不一樣。」有一段時間,公司只有三名業務,但辭到只剩一個人是常態,「那時天天懊惱,怎麼不去義大利度假多好?」

「但想起我以前即使換十個老闆都能咬牙幹下去了,這時怎麼能輕言放棄!」李有田不時與陳鴻楷互相勉勵,在台灣做綠化產業,就像在非洲賣鞋,雖然毫無前例,但也潛力無窮。陳鴻楷觀察,「Nelson學得很快,不到一年就學會台灣常用的景觀用樹,而且他在外商公司鍛鍊出來的外語能力,讓他在蒐集園藝領域的專業知識暢行無阻。」太太也說:「他為了去考國外才有的樹藝師執照,卯起來讀書,有好幾個月周末都不出門!」

推動台灣綠化產業  邀日本樹醫來治「金城武樹」

 

現在,李有田對於綠化產業的熱情,正擴散影響許多人。這些年,他相繼發起成立「台灣都市林健康美化協會」、「台灣綠屋頂暨立體綠化協會」及「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」,六年辦了八場研討會。

除了引進國外進步的生態工法,他也引進樹藝師證照考試制度,要為農學園藝學子開闢一條有國際競爭力的出路。樹花園現在約有三十名員工,具有碩博士學歷的近三分之一,陳鴻楷說:「Nelson惜才,公司有年輕人可以領到十幾萬元的月薪。」

在李有田的信箱裡,有個多達二千人的群組,定時收得到他的「植樹筆記」——搶救成功的五十三棵油桐樹、松山菸廠不幸死去的八十高齡老樟樹,或是邀請日本樹醫師來台為「金城武樹」義診⋯⋯,過去在他人生中只是背景的路樹,如今都成了有故事的生命。

夜裡,李有田讀書筆耕;白天,他就驅車前往東湖的農地。

這塊地現在已成為公司的苗圃,同時也是「樹木的ICU」(急診加護病房),他每隔一天就要來澆水,桂花樹已開過花,走過榔榆,他總要摸摸斑駁的樹皮,最愛的九芎和五葉松是他最好的聽眾;在園裡走著,他在一株矮梔子樹旁蹲下,樹上有隻斑蝶的幼蟲慢慢爬著。

「老天爺關了一扇門,一定會再開另一扇窗。」在近午的陽光下,李有田的面容與他的園子一樣有朝氣。

 

李有田

出生:1953年,61歲

職場:歷經中強光電副執行董事長、奧圖碼董事長等職務,約28年

退休:2008年

第二人生:樹花園園藝公司
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