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
50歲才拿菜刀 郭慶年教出考照率九成的學生

威嚴艦長放下身段 變廚師總教頭

「生命可以總結為一個簡單的選擇:要麼忙於生,要麼趕著死去。」

電影《刺激一九九五》中,男主角安迪在劇終前十分鐘說出這句經典台詞,接著,枉受二十年牢獄之苦的他,奇蹟地扭轉了半輩子的悲劇。本片問世二十年,仍名列全球最大線上電影資料庫IMDB觀眾評選榜首,證明世間必然有某種跨越時間的能量,永遠撼動人心。

傳奇的故事人人喝彩,現實的人生,卻是惶惶惘惘居多。郭慶年只是一位住在高雄的平凡人,但採訪那天,他在豔陽下的笑容,卻讓人想起《刺激一九九五》片尾,躺在「芝華塔尼歐海灘」上的安迪。

在嘉義市東門町空軍眷村出生的郭慶年,成長過程不算順遂,經歷戰亂流離來台的家人,覺得這孩子是老天送給郭家的禮物,於是為他取名「慶年」。成長時期的他,靠著送報及北上做學徒、半工半讀,比別人多花了一年的時間完成初中與高中學業。

威風艦長  軍旅生涯三十年,二百人聽他號令

大學聯考時,他沒考上第一志願師大體育系,有點宿命地投考軍校,又因為視力沒有達到標準,未能錄取空軍官校,錯失兩個第一志願後,他才進入海軍軍官學校,沒想到往後三十年的人生都在海上渡過。

軍校畢業時,郭慶年掛著中尉職登上艦艇,十六年內從三級艦艦長當到一級艦艦長,一艘船二百餘人都聽他的號令。五十歲那年,他向上級提出少將職缺申請,公布的日子到了,升上少將的人卻不是他。「是還可以再幹(二年),但我就選擇離開了。」郭慶年笑瞇瞇地快速交代這段往事,然後不好意思地說:「這一段不好表達,因為有時候會有發牢騷的意味,但我不想發牢騷。」說完,自己哈哈大笑。

終止軍旅人生,郭慶年面對退休的日子,「突然之間,你什麼責任都沒有了,每天都很輕鬆,睡到自然醒。但一個月後我就開始慌了,因為起床以後完全不知道要做什麼。」過去,大艦長在船上只需要領航指揮,窩在家裡才發現自己真是「生活白癡」。

那年正好是二○○四大選年,郭慶年每天看著報紙電視生氣,不但鬱悶,還很彷徨。「我突然覺得自己沒有任何價值,跟個廢人一樣,往後可能還有三十年的生命力,要怎麼度過這麼長的歲月?」

閒晃大叔  考小船、照服員執照,填補空白時間

身體狀況還很好的他,索性逼自己至少完成一件事,就是戒菸。每天起床後,郭慶年便帶著一瓶水出門爬山,「讓自己流個滿身大汗,然後不許自己下山,因為下山就會想抽菸。」這樣自虐式地度過一個月,郭慶年戒掉菸癮,也真正與軍中的高壓告別,只留下自我要求的紀律。

每天出門閒晃的他,愁想著日子該怎麼過,途經愛河,有了新的靈感:「我決定去考動力小船的執照,每天開愛之船帶遊客導覽,應該滿愉快的。」海上三十年,一張動力小船的執照根本難不倒他,一下就考到了。

「後來我又注意到,未來是老齡社會,最需要長期照顧人力。」想到就要馬上做到的郭慶年,又很有行動力地參加照顧服務員的訓練課程,打算再考一張證照。「就算我不見得要做這行業,至少也能參與看看。」

郭慶年的行動力雖快,但胡思亂想的速度終究也追得上他。「有一天我認真想,這樣真的比較快樂嗎?我原來開這麼大艘的船,以後去開小船,好像不見得會快樂;要是拿到照服員證照去照顧老人家,但自己也一步步走向那樣的狀態,那真的適合我嗎?」

就在此時,一位退休同袍邀請他一起上職訓局開辦的「中餐烹調丙級證照班」,郭慶年沒有太多猶豫,就順理成章進廚房了。

「我這輩子沒有拿過菜刀,以前誰會想像艦長走進廚房跟伙夫站在一起呢?」郭慶年自稱行遍世界各大港口,吃過各國風味,但站進廚房裡,他比二等兵還菜。

有時候,他盯著爐上的一鍋熱水,一連串對自己的心理建設,就隨著沸騰的泡泡冒出:「既然我退休了,心態就要完全地放下。」「過去任何的職務都只是過程,既然要轉換,就要從零開始。」「我在過生活,過我自己選擇的生活。」「我就是個學生,不再是艦長了。」為什麼想這麼多?只因為菜刀沒拿好,又被老師念了。

菜鳥廚師  卸下包袱拿菜刀,每天練十二小時

「但我畢竟還是喜歡吃的人,做菜比開小船或當照護員有趣太多了!」有賴太太的捧場,郭慶年每學會一道菜,回家實地演練總能獲得一番讚美,誤打誤撞的興趣越滾越大,每每邀請朋友來家裡吃「辦桌」,「阿年師」的手藝不時驚豔四座。中餐烹調的丙級證照,他兩個半月後就考到了。

職訓中心的主任伍先棣馬上注意到班上這位「老大哥」,「看到他過去的艦長資歷會覺得很驚訝,但他在班上跟其他同學相處都沒有距離。」

郭慶年回想那段當廚房菜鳥的日子,就像是拋開自己過去高高在上的包袱,「訓練的過程,就是讓自己融入團隊,不能倚老賣老,我有時也要向年輕人請教。」他接著說:「很多軍中弟兄會在退下來以後封閉自己,但我發現如果封閉自己,別人也不會理你。」因為每天都帶著愉快的心情出門,每天都期待學做菜,郭慶年的心也柔軟了起來。

伍先棣指出,乙級證照的及格率只有個位數,但那是做菜做出興趣的郭慶年拚了命也要挑戰的目標。

「為了考證照,我每天到教室報到,一天要練十二小時,每天照三餐煮三頓練習。」乙級證照的竅門就是純熟度,真正能出師的廚師,光是切菜就要練五、六年,他二話不說回頭耐著性子練刀功,切到手抽筋是家常便飯,每天披星戴月騎車回家,握著煞車把的手還會發抖。

 郭慶年花了一年的時間,考了兩次「才」考上乙級證照,事後他才知道,很多已經開業的廚師可能終其一生都考不到這張證照。「拿到證照的心情很單純,就是開心自己那段時間沒有留白,但我真的不知道這張證照的價值。」

考照達人  中、西餐都會,當講師輔導無業者

有一天,班主任伍先棣聯絡上他這位「班上的老大哥」,問他有沒有興趣回職訓局教書。「我才知道,無心插柳柳成蔭,考上乙級證照就有講師資格,可以教人做菜!」「學而優則教」,這句話竟然在郭慶年活過大半輩子後,實現在他的人生裡,那年是○五年,退伍後一年,身邊朋友都說:「艦長變廚神!」

考過中餐證照不夠滿足郭慶年內心的學習渴望,他一邊教人做菜,一邊繼續考西餐、調酒、烘焙⋯⋯等證照,五年下來連續考到了九張證照,中餐、西餐都難不倒他,現在,他還準備挑戰日本懷石料理。

換上一身廚師白袍,帶給他不少領略。「過去軍人帶團隊強調領導統馭,但現在經驗分享很重要,我很幸運可以把工作和生活結合為一。」因為這樣的幸運,「朋友對我有個觀察很生動,他們說,我以前穿軍服的時候,是沒有笑容的。」郭慶年笑嘻嘻地說。這才讓人發現,從見到面第一眼開始,他臉上的笑容沒消失過半秒,即使是講起低潮的過去,他的面目始終風和日麗。

採訪結束,在烹飪教室的學生跑出來向他報告:「郭老師,我們做好了!」這天,又是一班職訓局的學生結訓,成果發表結束後,學生們就要直接與來獵才的廠商、業者面談。郭慶年臉上露出欣慰的神情:「他們這班三十個同學,昨天考(丙級)證照的結果出來,二十七個人都拿到了,另外三位同學也很優秀,但人生有時候就是會有小差錯,也沒關係的。」

簡單的結訓典禮上,全班同學坐在一長桌五顏六色的佳餚旁邊,幾個人哭了出來。班長告訴我:「郭老師講課非常仔細,教我們實作的時候很有耐心,他常常拿自己的故事勉勵我們每一個人⋯⋯。」

結訓後,有人拿著自己的廚師帽圍著「郭老師」要留他的簽名;有人想留電話。班長慎重地走來向我補充:「有句話可以形容郭老師,就是亦師亦父!」此時,郭慶年已經與好多學生合照成一團了。

郭慶年

出生:1953年,61歲

經歷:海軍上校艦長,軍中經歷共30年

退休:2004年

第二人生:烹飪教學,輔導考照


返回列表

更多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