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
半夜三點還在談工作 薄汾萍要把技藝傳下去

浪漫女專注紙雕 自力走出情緒幽谷

薄汾萍工作室白色的牆上,用英文寫著「elope with love」(跟感覺私奔)。這句話不僅是她以前工作室的名稱,用來形容她戲劇性的人生起伏也頗合適。

 

二十二歲時,薄汾萍因不想按父母之命嫁人,就和認識不到一個禮拜的船員私奔。婚後,兩人一起開飾品工廠,從小愛畫畫的薄汾萍負責設計開發,工廠生意在移到對岸後益發興隆,鼎盛時期,員工多達一千人。四十七歲,公婆相繼去世,因相處不睦她斷然和丈夫離婚;○六年底,第二名孫女出生,年過半百的她湧現思鄉思親的情緒,毅然決定結束事業退休「回家」,回到闊別二十三年的台灣。

 

薄汾萍的前半生轟轟烈烈,剛回台時卻無事可做,長年不在台灣,朋友早已失聯,退休的日子非常難熬,人也容易感傷。她想念退休前幾年往生的弟弟,「想到弟弟以前是Yahoo交友的會員,我就上網找他。」可是資料早被系統刪除了,她沒找到弟弟,竟意外交到一群熱心的網友。「那時很憂鬱,晚上會大哭,日子還有點飄,像行屍走肉一樣。」

 

為擺脫憂鬱,薄汾萍重拾工藝雕塑興趣。她從最陌生的電腦繪圖開始學起,接著朝立體創作發展,不久,退休後第一份工作上門,她接下立體繪本的製作,一接就是十一本的量,這也是她展開紙雕創作的契機。

 

漸漸地許多大型裝置藝術領域,開始看見她參與身影。今年,「一千六百隻貓熊世界之旅」裝置藝術在台灣展出,與貓熊在台北十個景點一起出現的十隻稀有動物,包括石虎、黑犀牛、雲豹等,就是她的作品。

 

如今,創作成為薄汾萍退休生活的主旋律。常與她合作的轉角藝術工程負責人許智棕說,薄汾萍個性積極,「常常半夜三、四點還與我談工作。」禾野廣告總經理邱俊元則表示,她對傳承技藝給後進「有無私的熱情」。

 

薄汾萍一生都和手工藝相關,藝術天分或許是家族遺傳,姊姊薄茵萍是知名藝術家,台北美術館三十周年慶規畫的「台灣現當代女性藝術五部曲,一九三○~一九八三」,薄茵萍就列名其中。「姊姊比我大十二歲,是我仰望的對象,她對我使個眼色,我就開始檢討哪裡做錯。」成長路上,她總覺得自己是薄茵萍的妹妹多過是薄汾萍;原來,外表自信的薄汾萍,生命中也暗藏著陰影。

 

擺脫藝術家姊姊陰影,學習與自己和解

 

人生的上半場,她活得叛逆,卻事業有成;人生下半場,她不再向外追尋,遠走他鄉的遊子「回家」了,她開始學著誠實面對自己、與自己和解。

 

回台後,她透過網聚認識了不少新朋友,「有個男的對我特別好,一個禮拜會有兩三次在睡前打電話給我。我開畫展,他去得比我還勤快,會特別找話題跟我聊。」但人事無常,今年初,男性友人猝死,「前後就這麼一點點時間,人就死了。」

 

男性友人離世,讓薄汾萍陡然領略生命無常,「彷彿還可以聽到他在電話裡的聲音。有一陣子我想,我怎麼會這麼糟蹋一個人對我的認真,連續哭泣好多次。」但這件事也將她從舊有的桎梏中解脫,她理解到,「控制不了的事就放下,」漸漸地,她對自己的情緒或想法都比較誠實,「以前糾結的執念也淡了。我開始覺得我是薄汾萍,不是薄茵萍的妹妹。」

 

隨著念頭一轉,薄汾萍與家人相處的摩擦也少了。母親的轉變,女兒曹珮都看在眼裡,「我很開心母親與家人的相處,越來越和諧。」

 

退休,啟動了薄汾萍「回家」的路,也讓她有機會掀開遮蔽的布簾,面對生命的黑暗。當人生下半場還有二十年的漫漫長路,薄汾萍透過創作證明自己、實現自我,雕塑出屬於自己的人生作品。

 

薄汾萍

出生:1953年,61歲

職場:飾品開發設計,約23年

退休:2006年

第二人生:雕塑創作


返回列表